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老登的家

东西南北中,谁能比老登;暮年闯世界,人生最高峰。

 
 
 

日志

 
 
关于我

自由自在乐天派,快乐生活每一天.平平安安就是福,健健康康就是财.

网易考拉推荐

胡诌 ( 虻牛 )  

2007-05-22 22:5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煜的诗词在我的记忆中,好像传世下来的就有千首之多,我没有通读过,但应该还是在年青读书的时候看过一些的。随着时光的流逝,许多的记忆已经模糊抑或褪去,甚至于完全地荡然无存了。但是在现在,在早已荒芜的脑袋里,居然在残存的记忆中又那么清楚地记忆着李煜这一首《虞美人》,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我想还是有些理由的:多少年来的现实生活中,总是偶尔的有接触过它,它亦总是不甘寂寞般老是被人们引用在文字记录的东东上和言语交谈中,这自然就有那么一点所谓的强化记忆的作用吧;但更多的还应该是它的哀婉、它的悲叹、它的愁恨所构结出的特有的凄美,长久地流淌在心底所引发的共呜,以至于经年不息地盘踞在我记忆的深处。

     我不懂诗歌欣赏。自知倒吊起来也滴不了几滴水,充其量初中文化,谈不上文学功底,更遑论什么文学修养。“书到用时方知少”,我只有深深的悔恨了。诚然,文化低劣如我,着实不敢夸口能够断文识字,可怜水平亦只及漫淹脚掌面上,是有其历史与现实的客观原因。但是,我绝不诿过于或怪罪于那个似乎人们都可以接受的曾经的事实——贫穷与文革身上。怪只怪自己懒惰成性,蹉跎岁月,竟至于“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我知道自己是是渺小的沼泽,但是仍然止不住对大海的渴望。我试图不自量力又不或滑稽地企求通过《虞美人》,跨越时间的隧道,进入到那个一千多年前在高大梧桐树掩映下囚禁着悲情李后主的紧锁的重重深院,偷窥他如何在“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的时候,“无言独上西楼”的情景,窥探他是怎样地象一只孤鸿般发出“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寒彻周天的哀呜。是的,春花,秋月,东风,雕栏,玉砌,这一切的一切是何等的美好。然而,这对于亡国丧权的从帝王沦为囚犯的李后主来说,却是不堪回首的昨日的美景良辰!这是怎么样的残忍呵,又是怎么样的令人悲愁。已离故土,国已不国,“别时容易见时难”,再要回到故土,那就难于上青天了。想想过去,看看现在,愁肠千结悲情万缕,真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昔日的帝王,如今的囚徒,过去的一切美好,就随同“落花流水春去也”,只落得“天上人间”的无限悲叹!不是吗?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人间啊!

     一千多年后今天的我,要去揣摩一个昔日的最后沦为宋太祖的阶下囚的皇帝,彼时彼地的心景,姑且不说要怡笑大方,实际上也是绝不可能的。但是,我依然可以从《虞美人》中,深切到感受到那丧失了美好以后所生就的痛切心脾的的愁苦、悲伤、悔恨;感受到它无尽哀怨与深沉的绝望伴随着“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那哀痛至极的情感下所迸发出来的凄美。我感受这凄美,欣赏这凄美,我更愿望享受美。俗话说得好:失去了的,才是珍贵的。兄弟姐妹们,趁着现在这大好时光,趁着咱们还能吃,还能喝,还能跑,还能笑,还能吹的这个时候,拼着吃奶的干劲也要走出去,去追求我们憧憬的向往的可望又可及的那种美好。那种美好呀,它在青山绿水间,它在雪域高原上,它在大江南北中,它在戈壁大漠里,它在江海湖泊,它在莽原草甸,它在羊肠小道,它在乡村民居。它在你和我的心中,它在咱们的把握里。 快快行动吧,切莫等至“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时!

         

                                                                                             虻牛      2007.5.22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