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老登的家

东西南北中,谁能比老登;暮年闯世界,人生最高峰。

 
 
 

日志

 
 
关于我

自由自在乐天派,快乐生活每一天.平平安安就是福,健健康康就是财.

网易考拉推荐

百感交集游凤凰山  

2008-03-04 02:1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古人朴素唯物论,将天地分为阴阳: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还有日月经天,山河纬地,季分寒暑,物有雄雌,------这叫对称美;还有互动,说是“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碳兮万物为铜”。上中学时,学习毛老爷子的矛盾论,也是这么个大概意思。小弟我嘴上不说,心里实在有些腹诽:如此丰富多彩的世界,怎能用非黑即白、非敌即友、非此即彼的简单二元论就概括了。后来又看了些书,对于由矛盾论而引申的阶级论进而导致解放后的镇反、反右、四清乃至文革等人民运动,更加让我认识到看问题不能这么简单化、绝对化!这“左派”“右派”的,还不都是中国人?人家要是嫌弃你共产党,早就跑台湾美国去了,还留下来等着挨整?咱不能老是鼓动这边斗那边,有窝里斗的嫌疑,------几千万口子人命哪,就这么矛盾没啦!我觉得邓伯伯就很明白:“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多浅显的道理,怎么他老人家一说听着就特深刻呢!

几十年前的事,可能有人觉得没说服力。我就再举个现在的:“911”事件后的小布什,把个恐怖袭击立马上升到宗教、文明、种族和东西方对立的高度上来,牛逼轰轰的号称要发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还气哼哼的警告那些个表面上同情、暗地里偷着乐的主:“非我友者,即是吾敌!”(原文:With us , or with the terrorist!)。结果呢,阿拉伯的兄弟们嘴上喊得响,背后偷偷使绊子,全都是口头革命派。打了六七年反恐战争,美军不但连本·拉登的毛都没找着,还在伊拉克的战争里泥足深陷,高额军费加上次贷危机,只怕是美国的经济也快要崩溃了。------你看,太绝对了不行吧,连美国都架不住这么折腾,更别说其它人了!还是如今的中共有智慧,知道两极世界导致冷战,单极世界导致霸权,咱们得提倡多元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发展。就像1936年,咱们打不过国军没关系,咱们搞统战,搞联盟,搞西安事变,然后再国共合作不就完了吗!结果地球人都知道,------日本鬼子打跑了不说,还直接把对方合作到岛上去了。这叫大智慧!

然而,昨天在凤凰山上的经历让我对毛老爷子的理论有了重新的认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前天(星期六)晚上,我们从东西冲拉练回来,在莲塘喝海鲜粥。回到家看电视时,随手又剥了两个柑子吃。(后来经莲花同学考证,罪魁祸首就是这海鲜和柑子,以下简称“海派”和“维派”)。到了昨天早上,我腹内两派斗争逐渐升级,以至于将我从梦中惊醒,不得不紧急进入洗手间进行调停和排解。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努力和镇压,两派争斗稍稍平息。想到还要登凤凰山上香,兹事体大,不敢耽搁,于是赶紧洗漱出发。然而,我有预感,腹内的“两派”争斗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像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一样,定时定量的反复发作。

到了山下集合,领队宣读完上香注意事项后,即步行上山。我一路落在队尾,看着身边络绎不绝的香客,心里却担心,在“两派”斗争的危机时刻,哪里能够找到一张平静的“谈判桌”?路边的林子稀稀拉拉的藏不住人,草丛似乎也不是很茂盛。我不禁想念起在虎跳峡哈巴小道上的美好时光了,百里之内人迹罕至,随时随地也不怕被人瞧见。对吧,姜叔!?好在沿途目光所及之处,虽人流不断,但也皆有建筑物。想必到了危难之时,不至于束手待毙吧?

到了山腰处,有庙宇耸立,门前广场上舞狮子的、敲锣打鼓的、放鞭炮的,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看着人群如此兴高采烈,心中暗暗高兴:“每逢名山必有庙,有庙必有洗手间!” 遂收拾心情,从容不迫的排队,买香,点燃,然后依次拜过了土地、观音和财神。好整以暇之余,还信步到财神庙后,看到石头上刻诗一首:

                              饕餮人宴闹未休,归田时作凤凰游。

                              千章松盖排云绿,几点钟声出寺幽。

                              海气楼台龙穴暮,边城鼓角虎门秋。

                              山河破碎应无恙,香港盈盈隔一沟。

                 民国八年 XX文  镐留题    (注:部分文字被毁坏,按猜测写出,未必准确)

嗯,境界不错,书法也很好!伴随着诗文带来的审美愉悦感,我和莲花穿过寺后的土径,来到了登山的台阶路上,路旁一座亭子,供游客休憩。坐在亭中,抬眼望去,山顶不过在百十米高处。我脑海中又有“两派”开始斗争起来:“登,还是不登,这是个问题!”记得世界上最伟大的登山家莱茵霍尔德·梅斯纳尔,-----第一个登顶十四座八千以上山峰的人,在第一次面对喜马拉雅时,为了登顶一座处女峰,失去了七个脚趾和他的弟弟。他说:“我要把我登山的感受传递给每个人,那不仅仅是登山,更是关于人性,关于人类和山的共存。当人类和高山相遇,那就是最重要的一刻。” 王石2003年登顶珠峰,也是在最后时刻不顾队长指令,冒着生命危险,强行登顶的。可以想见,对于一个登山爱好者,登顶是个多么巨大的诱惑啊。更何况刚才我还恍惚看见老潘和大王叔雄赳赳气昂昂的跨将上去了。

我在亭子周围左右徘徊,一会儿向山上张望,一会儿低头抚摸肚皮,踌躇到几乎焦虑,焦虑到几乎抓狂。刚才阅读的愉悦感,远不及腹内随时可能爆发的“海派”和“维派”的残酷斗争来得真实;而眼望近在咫尺的顶峰却不可得的煎熬,更叫人难以卒忍。看着登山小路上来往的人群,和脚下寺庙的屋顶,我终于艰难的做出决定------放弃登顶!

莲花奇怪的问:“怎么不往上走了,不是你的性格啊?”我用尽我所有的毅力,抬起头,悲愤到几乎哽咽的说:“我就怕,万一发作起来,来不及……”

                                     

                                                                                                              菩萨   于三月三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