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老登的家

东西南北中,谁能比老登;暮年闯世界,人生最高峰。

 
 
 

日志

 
 
关于我

自由自在乐天派,快乐生活每一天.平平安安就是福,健健康康就是财.

网易考拉推荐

衡山印象之二  

2008-04-16 15:5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沿途经过神州祖庙和桎木潭,都只是稍作停留拍照。搞广告的郝硕,每每碰到可疑的景色,就将双手拇指和食指成直角伸开,左右手上下相对拼成个框框,眯着一只眼透过框框,对着周围的风景比划,还不时的拉近拉远,好像真有个镜头似的。往往一张照片要先左右上下的比划半天,下定决心后才掏出上个世纪生产的古董傻瓜机,咔嚓一张。后来,我们换着相机看照片时,意外的发现拍得还真不错。

绕台阶上了桎木潭,便离开溯溪路线,上行约一公里左右,来到了香炉峰下的忠烈祠。

忠烈祠是为纪念抗日阵亡将士而修造的,于一九三八年筹建,一九四二年落成。是大陆唯一纪念抗日阵亡将士的大型烈士陵园,四周山头的苍松下共有13座大型烈士陵墓,安葬第九战区抗日阵亡将士的遗骸。其中最大的一座坟莹里,埋葬着原国民党三十七军门十师师长董煜收集的本师在湘北抗日阵亡将士的遗骸,共二千七百二十八具。名山忠骨,相得益彰。

据有关文史资料记载:国民党六十师曾在淞沪、浙东、苏南、赣北、鄂南、湖南等地与日军浴血奋战,歼灭日本侵略军近卫第九师团和第六师团。在战斗中,该师不少官兵为保卫中华民族而壮烈捐躯。有郑作民、孙明瑾将军等个人墓葬,有74军、60师、140师等集体公墓3座。墓依祠建,祠因墓显。忠烈祠中的石阶分9层,共276级,据说就是为了纪念第九和第六战区阵亡的276位中高级军官而专门安排的。

享堂神殿,是忠烈祠最主要的建筑,位于石阶尽处,飞檐翘角,石墙碧瓦,气势宏伟。正门上是蒋介石亲笔书写的“忠烈祠”匾额,其中“烈”字下面少了一点。据载,忠烈祠始建于1939年,“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期间,许多将领提到阵亡官兵多“暴尸战场”,不能掩埋,言者伤心,听者敛容,蒋介石对此异常痛心,嘱咐陈诚、薜岳主修忠烈祠。期间战事激烈,修建工作时断时续,至1943年6月全部竣工时,以身殉国的民族英烈已是不计其数,其中仅少将以上的高级将官就有35名之多。蒋介石作为抗战最高指挥官,题写匾额时,思及此情此景,将“烈”字刻意少写一点,寓以“烈士少一点,胜利快一点”之意。

                                    烈士少一点,胜利快一点

享堂内呈“十”字形,可容500人,大厅靠后墙正中为祭台,台后竖立巨碑,上刻“抗日阵亡将士总神位”。总神位四周,散布抗日以来22次著名战役中阵亡的将士神位石碑。细数之下,堂内共有24块石碑,48篇碑文,除却11块纪念祷文外,其余37块皆是我中华英烈、民族长城之灵位。其中殉国时职位最高的,是第5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兼33集团军部司令张自忠、36集团军总司令兼47军军长李家钰,两人都是陆军中将。此外35名英烈,殉国时军衔为中将的还有11名,少将22名,上校2名。英烈的舍身为国,战事的凄厉壮烈,于碑文记载中可见一二。第九战区中将军法执行总监章亮基,1941年在江西宜春阵亡,可见战状之险,牺牲之众,连非战斗秩列的高级将官亦不能例外;第三军12师师长寸性奇少将,在夏县自杀殉国,“不成功、则成仁”,这六个字放在抗日战场上,催人泪下。37名英烈中,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就是所谓蒋介石嫡系的,共有7名,高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的6名据首位,其中副军职1名,正师职3名,可见当日不分中央地方,嫡系杂牌,一体抗日,也非虚言。

                                        抗日阵亡将士总神位

近年来,大陆舆论控制日见宽松,对于国民党几百万大军在正面战场上的作用,评价也渐趋公正。只不过时至今日,立足两党之争的抗日观仍未完全消除。大陆方面,民间的街头巷尾,经过艺术化、半虚构的样板戏里的英雄人物往往家喻户晓,而披肝沥胆、功在千秋的殉国大将张自忠、唐淮源、李家钰、陈宝安在当今时代却少为人知。站在民族大义的立场,就算是说破天,这事儿也说不过去啊。套句赵本山的话:悲哀!真是悲哀!!

愿忠烈浩气长存,公道自在人心!

 

离开忠烈祠,继续上行,来到香炉峰山腰,便是穿岩诗林了。它的全部特色体现一个“趣”字,主要景点有迷宫、恋人石、飞来石、人头石、仙人灶、仙人壶、小西天等,全依天然造景,在洞外的石壁上,凿刻有当代书法名家书写的40余首古今歌咏南岳的诗词。郝硕、小惠和莲花都搞广告,挨点艺术的边,开始辨认石头上的诗文,兴致勃勃的东一句、西一嘴的乱猜。这里贴两张照片给大家分享,猜猜看是什么字?

                                                 看图识字一

 

                                    看图识字二

 

我在穿岩诗林入口前,碰到一个老者给我留下很深印象。老人在路旁摆摊,卖些矿泉水水、山货、土特产啥的。我看到大小不一的磨胡椒面的玩意儿很是有趣,便买了一个,很便宜,才两块钱。老人很和蔼,攀谈起来后便跟我说今年已经八十一了,解放后便在此地摆摊,几十年了。我很惊讶,赞叹他身板儿还是这么硬朗。不知道以前来过衡山的朋友有没有印象,是否碰到过。这位老者是我在此行中遇见的最厚道的当地人,------包括寺里的僧人在内。后面再碰到莲花给她看玩意儿并提起这个老人,她连连说应该多买些。可惜回程时改走西线,没有再经过这里。

 

                                             厚道的摆摊老人

 

                                          磨胡椒面的小玩意儿

 

     香炉峰下(图片容易让人联想到一种电脑病毒,哈)

 

出了诗林,很快到了半山亭,看看时间已经快到下午四点。大伙合计该在山腰住下,还是到山顶上封寺住。几个妇女围了上来,听见我们议论,便说山顶现在没有住宿的地方,因为在评选世界遗产什么的,宾馆都停业了。我们又问了旁边个做生意的人,也这么说。半山亭步行至山顶至少还有两小时路程,住在这里意味着第二天看日出的机会就不大了,偏偏此时上封寺的电话也打不通,让大伙很是犹豫。最后,还是看日出的可能性吸引我们(虽然阴天,看到日出的机会不大),决定坐缆车上山,如果山上真没住处,再步行回到半山亭住。那几个妇女还不死心,一直跟到我们买票进了缆车候车室才离去,还说如果再回来就找她们,十分敬业。当然,到山顶后才知道是在忽悠我们。

缆车离地面不算太高,沿着山势上行,云雾散开时,隔窗历历可见山上生长的花草和树叶。不过依然把莲花吓得够呛,抓着扶手哇哇叫。下了缆车,右转盘山道便是上祝融峰的路。大伙在转弯处留了一张“照妖镜合影”。

                                              照妖镜合影

 

经过南天门、狮子岩、云开亭、高台寺,再上一段坡路台阶,便到了山顶平台,右转是上封寺,左转是观日台和祝融寺。于是先去上封寺联系住处。上封寺位于祝融峰下方500米处,三进建筑,过山门后是天王殿,曾遭火灾焚毁后修复,再后是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后还有讲经堂、祖堂、方丈室等。客房便在大雄宝殿两侧的楼上。莲花和寺里的一位管理房间四十多岁的女居士(姑且这么称呼她吧)讨论半天,定下两个房间:龙吟一家住一个三人间,其余人住一个五人间,山上就这条件。女居士还说住宿的人多,两百块一间不讲价,不过包晚上和第二天早上两顿斋饭。到晚上,发觉房间还空着大半,压根不紧张,而且房价也给我们贵了。

不管怎样,安顿好了后,看看马上要开饭(斋饭是准点统一进餐),抓紧时间把上封寺的香上了吧。走到寺门口巨大的香火盆旁,凑着盆内的余烬点高香(上面图片:香炉峰下,背着的就是)。山上风大,吹起的烟把龙吟和我眼睛熏得够呛,------那个香居然也光是冒烟,就是不着。举到眼前仔细分辨,原来里头是就芦杆啥的,外头裹了薄薄一层黄色的粉末,------他妈的这玩意也有假货,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八十年代初,市面上有劣质的烟卷卖,白皮纸包装,厂家牌子什么的都没有。那时普遍工资底,记得我爹没钱还瘾大,就买这种烟,劲儿大、呛人、还得不停劲儿的抽,停一会就熄火,远远看着只见冒烟,不见烟头的明火,------俗话说是“点着灯,搂着风,喊爷也不敢吭一声”那种,------这香也差不多。扭头看龙吟二十八块买的货色,好一些,不过也很可疑。

这时我才想起我的香是在山下财神庙门口买的,卖香的老板娘那叫一个热情啊,开价六块的香不打哏就卖了,还外送一套给财神爷的名帖,写上自个名字,烧了,好让财神爷记得。还一直陪着我们拜过财神,然后指导我们把香直接扔进铁香炉子里头,说这样就行了。我当时怕香点不燃,看到冒烟才走,还想着说老板娘真厚道,卖香还带售后服务------原来是怕我们当场发现问题啊!

这时,我们身后凑过来一个游客模样的男人,热心的教我们怎样点香,还说这个香外面基本上是锯末沾上去的,不太好着,得里面的芦杆着了才行,------怪不得这么熏眼睛呢!我们很是感激,说还是用过的人有经验。又抹了几把眼泪,使劲儿眨巴,眯着眼看好不容易点着了,由这人带着进大雄宝殿,指导我们如何行礼等。旁边一个穿袈裟的,很默契的敲了几下钟。之后,将我们引导向殿们内左侧的一张桌子边上,让我们双手捧着桌上一个罄,罄里面是花花绿绿的纸钞,说是许个愿,请穿袈裟的师傅开解开解云云。我们一看明白了,便抬腿出殿,嘴里嚷嚷说着先把香插上。那人追将出来,嘟囔着说起码给师傅个红包嘛。恰在此时,斋堂的大喇叭催房客用膳,帮我们解了围,我们趁机赶紧走开。那人无奈离去,不提。

        

 

寺里穿军大衣的和尚,后面是警惕的郝硕和正在向佛像行礼的小惠

 

斋饭十分简单,豆腐干炒豆角、青菜、萝卜干配米饭。倒是和我们预期的相符,想出家人生活是清苦啊,修行不易啊!简单吃完,趁着天色还光亮,向山顶祝融峰走去,------把最后一柱香上完,算是完成任务,甭管香是好是赖,不枉咱十几公里背上山不是。心诚则灵!

约摸两袋烟的功夫,我们走到了山顶祝融峰。祝融峰最高处是祝融殿,因山高风大,所以建筑是用坚固的花岗岩砌墙,铁瓦盖的顶,凌风傲雪,屹立在绝顶巨石之上。殿后有望月台,是一块高耸的巉岩,上有石刻,字迹清晰可辨。

龙吟从山下带香烛已经在上封寺用完,进了祝融殿左手有香火铺子,便上前询问。恰在此时,又有一个身形矮小、操本地口音的男子又凑将上来,张嘴叽叽咕咕说了什么,好像价钱种类等等。龙吟忍无可忍,用东北话骂道:“你他妈当我不识数啊,要你啰嗦。刚才上封寺里头那个是你们一伙的不?”此人正欲辩解,那个卖东西的怕他坏了生意,就制止他不要再说话。我们在殿里转了一圈,向圣帝像行了礼,看了门廊两侧石刻的慧思祖师和祝融神交往的传说。出门,走到殿门台阶右下侧的宝库(即石头盖的香火炉房),直接把香续进去,------这样省事。

回到住处天色将暗,上楼时恰碰到年轻的个和尚从房间出来,脚上踢踏着拖鞋,嘴里吮着个棒棒糖,漏出杆杆在嘴边一动一动的。于是打招呼,并把手里拿的酒鬼花生请他尝尝。先是不好意思的推辞,再让,便很老练的说:是不是不要就不给面子了?就接了,宾主尽欢。

晚上的衡山顶上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见,夜色加上浓重的雾气,把山顶裹了个严严实实,周遭一丝星光都没有。山风掠过檐梢,发出摄人心魄的啸叫声,愈发让人不敢出门。走廊尽头的讲经堂门和祖堂的门都敞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忽明忽暗,映照着周围的神像和经幡,有一种阴森的庄严。比较现实问题是,洗手间要走到长廊尽头右转,途经讲经、方丈室、祖堂,在二三层楼梯中间。洗手间的电灯倒是很明亮,不过窗外就是浓密的树叶隐蔽在黑夜中,冷风吹过后背,感到阵阵凉意。过程中提心吊胆的,不时一个机灵,都不敢往外仔细打量。完毕后,出来上楼刚到拐角处,迎面悄无声息出来一位灰衣僧人,心内一惊,头发几乎竖直,急忙乍着胆儿点头示意,却见彼面无表情的走过,视若无睹。我惊魂未定之余,故意脚步跺的咚咚响,兀自哼着不知什么调调,疾步回到房间,才喘口长气。------到底还是着了相!

崔尚宫是信基督的,难得住在庙里,大伙在房间里开始探讨比较宗教学。问题是,宗教基本都是终极疑问的答案提供者,比如:“人活着是为什么?死后又如何?”,“世界是如何产生的?”,或者“万物的本质是什么?”等等。基本上,以我现在的经验,能够了解的人寥寥无几,真正知道的人,要么打死不说,要么就成仙成佛了见不着,剩下就是装神弄鬼的骗子。偶尔机缘巧合,碰到有说一两句真话的,当时很是觉得醍醐灌顶,过后依然得工作生活,俗事一忙,不小心就忘了。所以说真正的修行不容易。无神论者采取了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看不见听不着的就啥都不承认,拿个科学当幌子,爹生娘养的也当不存在,只过今生不管来世,比佛祖还要当下。牛顿、爱因斯坦、居里夫人牛逼吧,------科学那都是人家玩儿剩的,人家还信上帝呢?造吧就!

聊着聊着,也不知几点钟就睡着了。被子潮乎乎的,和衣而睡居然也没啥感觉。白天折腾够呛,都累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