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老登的家

东西南北中,谁能比老登;暮年闯世界,人生最高峰。

 
 
 

日志

 
 
关于我

自由自在乐天派,快乐生活每一天.平平安安就是福,健健康康就是财.

网易考拉推荐

衡山印象之三(终结篇)  

2008-04-22 14:3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被一阵悠扬诵经声音唤醒,起身看时,天还是黑的,郝硕和小惠已经起床出门。悄悄起身,来到大雄宝殿,看见殿内灯火通明,两列和尚相对站在佛像前,正中是披着红色袈裟的方丈。全部双手合十,伴随着钟声和木鱼声,齐声诵念佛经。方丈身后的蒲凳上跪着几个便装居士,------昨天晚上吃斋饭时见过,还以为也是游客。郝硕和小惠站在左侧队尾,合着十,念念有词跟着诵读。看见我进殿,轻轻的说,这是举行皈依的仪式。果然,诵经声逐渐激越,几个居士随着方丈手势依次向释迦牟尼佛祖、阿弥陀佛和药师佛行跪拜礼。礼佛后,依次进行礼敬三宝、三皈五戒后,众人绕殿诵经,后由方丈给几位居士逐一授受传承。

皈依功德广大,机缘难得,于是我也跟在末尾,边走边摇头晃脑的哼哼,希望跟着沾点光。全部仪式过程大约一个多小时,将近结束时,一位老练的中年女居士起身,从方丈开始,逐一给诸位比丘敬红包。方丈略略推却了一下,接了,其余自不待言,也都接了。此时天色已经光亮。

年前在一个朋友那里见到一位年轻的藏传仁波切,佛法很是精进,让我颇为佩服。和他谈及汉地寺庙的种种利益趋向时,常常感到困惑不解。一些寺庙法师往往穿戴行走渐入奢华,奢华而入骄慢,举止言谈难以令人信服。这一点,恐怕难以和基督的信众相比。春节前,我们曾经在天津步行街上的一所基督教堂前,看见有传教的姐妹,数九寒风中执着的给路人发放传单,鼓励人们聆听耶稣的教诲。此行衡山,我只在祝圣寺门口看到有和尚站着,还是在收门票钱,相形之下,两种宗教弘法的主动性和严肃性差别很大。

做个小调查:大家在庙里上香,有过被骗经历的,请举手。好,放下。再来一次,大家在教堂里,碰到过骗子的请举手。------看吧,这就是差别!

集体用过早膳,大家出门下山。预计今天要往回赶,所以一路上尽可能不耽搁时间。下了南天门,沿途经祖师殿、湘南寺、丹霞寺、铁佛寺、邺侯书院、竹林道观。这条路自下而上,阶梯陡峭,本来称为“直上南天门”,不过我们偷了点懒,昨天坐缆车上的,今天只能称之为“直下玄都观”了。路上,经过一些寺庙时,小惠就问:“今天菩萨在没在?”郝硕站在门口,闭目静立,好像在感受什么气似的,片刻就能得出结论:“嗯,好像是出门了。”让人很是惊奇。

                         紫竹林前“郝氏道法”

 

在此简单介绍一下邺侯书院。

邺侯书院在最初烟霞峰下,原名端居室,是唐朝宰相李泌隐居的地方。 据说李泌七岁能写文章,受到唐玄宗的喜爱。韩愈《送诸葛觉往随州读书》诗:“邺侯家多书,插架三万轴”,可见他藏书之多。德宗时,位至宰相,封为邺侯。李泌死后,其子李繁在南岳的左侧修了个书院纪念他,叫做南岳书院。南宋时,又被迁到集贤峰下,改为邺侯书院。除邺侯书院外,南岳的书院还有宋代的清献书院、文定书院、南轩书院,明代的甘泉书院、白沙书院和集贤书院,可以想见当年学风之盛。能够担当院长一职的,尽是大学鸿儒。

看看现在,校长们大部分是些个官僚。上次,宋楚瑜到访清华,校方赠送字画一幅,校长大人居然连写的什么字都不认识,吭哧半天读不出来,当着全世界华人的面闹了个大笑话。记得清华的老校长梅贻琦曾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现在全倒过来了,------大学里全是大楼,难得见到大师。上面说教育要产业化,下头起劲得很,红火了一阵子,现在好像撑不住了,有的大学有破产的苗头。银行催贷款,教育部说要卖地,国土部不干,官司打到国务院,现在也没个结果。倒是学费涨了,穷孩子读不起书,好不容易考上了,不忍心看着爹妈掏不起学费犯难,自个儿上吊了。这几年这种事没少发生。

陕西合阳县一位民间企业家叫党宪宗的,写了本书名叫《沉重的母爱》,列举一百多户农村家庭如何供养大学生。书中所述的高额学费对中国底层家庭的抽血状况,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贫困的父母为了孩子的前途,所忍受的种种苦难,及其表现出来的无私爱心,读来无不掩泣。陕西作家陈忠实和贾平凹都说,我们是哭着看完的。合阳县的出租车司机,碰到党宪宗打车,都不收钱。------老百姓心里有杆秤啊!

哈佛大学的杜聿明教授,在十年前(教育产业化发端之初),曾断言:“教育产业化是中华民族的灾难。”现在看来,的确是慧眼独具,一针见血。

 

到了半山亭,崔尚宫和龙吟一家略感疲乏,乘景区巴士下山,余下四人沿西线,寻访七祖遗迹。向西行走约三里路,经过麻姑仙境和灵芝泉等人工景区,就到了磨镜台,磨镜台继续西行一里左右,便是大名鼎鼎的福严寺。

相传马祖道一在此建草寮整天盘腿静坐冥思,怀让认定其为佛法的大器,便去问他:“大德坐禅,冀图个什么?”马祖说:“欲求作佛。”于是怀让禅师拿了一块砖,日日去他坐禅的庵前去磨,马祖问师“磨砖作甚?”怀让云:“磨作镜”。马祖曰:“磨砖岂得成镜?”师曰:“磨砖既不成镜,坐禅岂得成佛?”马祖于是大悟,便参怀让为师。随侍十年,得入堂奥,密受心印。怀让圆寂后葬于此地,其墓上有一块巨大的石额,篆刻着唐朝宰相裴休亲笔手书的四个大字“最胜轮塔”。

福严寺原是六朝陈光大二年南岳佛祖慧思和尚所建般若寺,于唐先天二年为南岳怀让和尚辟为禅宗道场,宋代改为福严寺。山门横额题有“天下法院”四字,两边门联刻着“六朝古刹,七祖道场”八个字。进得寺来,寺院有一副楹联:

                                福严为南山第一古刹

                                般若是老祖不二法门

将这个寺院的历史和佛法的真髓两相映照,对得绝妙。当中匾额书“五叶流芳”,意指禅宗达摩祖师所说一花开五叶,即石头希迁等数传由洞山良价开创了曹洞宗、云门文偃开创了云门宗、清凉文益开创了法眼宗、南岳怀让一支开创了沩仰宗、由临济义玄开创了临济宗。寺分数进,有知客厅、岳神殿、正佛殿、方丈室、莲池、禅堂、斋堂连为一个整体,规模宏大。我们到时,寺里面正在整修,也是为了申遗。门前几株一抱粗的银杏树,上千年的树龄,郁郁苍苍。

                                       第一古刹,不二法门

 

                                     天下法院

 

继续沿西线下行约三里余,眼前出现一座宏伟的九层高塔,就是金刚舍利塔了。塔高48米,楼分九层八面,1998年5月15日正式落成。塔下方就是著名的“天下法源”----南台寺了。

南台寺始建于梁天监年间,比福严寺还早几十年,名气与影响亦不亚于福严寺。相传海印禅师建庵于此,始称“南寺”,因寺侧有石为台,后人改称“南台寺”。 创建后,曾经废圮,直到宋代乾道元年才得重新修缮。明朝初年,寺院荒废。明弘治年间,元碍和尚重建。清初,寺院又废圮。有些僧徒乘机分移寺产,在山下岳庙旁各建小寺,自称南台嫡系正派。 光绪年间衡阳人淡云和尚与其徒 ,见新老南台真伪并出,“争利于禅林,有辱佛门”,便下决心重振南台正宗。光绪十六年,他找到了南台寺旧址。募捐一万八千余贯,光绪二十八年开始动工,历时四年将寺建成。当时日本僧人梅晓六休来华朝礼祖庭(他自称是南台寺石头希迁门下第四十二代法孙),见南台寺正在修复,遂许赠《大藏经》一部。五年之后,以铁眼版《大藏经》一部五千七百余卷赠与南台寺,为当时佛教界盛事。

唐朝天宝年间(公元742-755年)佛教禅宗八祖石头希迁禅师在此修行,作《草庵歌》、《参同契》,传阐佛法,和解禅宗南北两派,名声远播。在禅宗五大派中,石头希迁大师的弟子在南台寺创立了其中的曹洞宗、云门宗、法眼宗三派,弟子遍布天下,南台寺“天下法源”之名亦由此而来。

                                   南台禅寺及后山金刚舍利塔

 

                                             古南台寺大门

从寺里出来,我们看时间不早,便搭乘两辆摩托车下山。下山的公路坡陡弯多,很是惊险,一路下来,屏住呼吸,气都不敢喘。我和莲花乘坐的摩托车司机技术很是娴熟,履险如夷的平安到达电信宾馆,远远的把郝硕和小惠他们抛在后面。下车后,看看他们还没出现,不禁有点担心。司机安慰说,没事,那个师傅技术更好,就是刹车不太灵,所以不敢开快。结果更不放心了。

我去停车场开车,打开车门一看,傻眼了。这才想起上山前锁方向盘的棍锁,是从我的车上拿来的,钥匙留在深圳了。一会儿,郝硕、小惠到来,大伙一起拿军刀、起子捅了半天,不得要领,那棍锁纹丝不动,-----这会儿又恨锁的质量好了。后来郝硕出去找了个锁匠,过来后研究了几分钟,开价一百。后来讲到二十,但是要用破坏性的手段。当时,只想赶快开了走路,二话不说就同意了。于是,锁匠师傅掏出老虎钳、螺丝刀什么的,龙吟、郝硕和我七手八脚的帮忙,两三分钟就搞掂了,还是人家专业啊。昨天看刘大记者的黔西游记,老登们在贵州也碰到这个状况了,读来真是“于我心有戚戚焉”。

整备完毕后,已是中午一点,开车出发。在出南岳镇的路旁,看到大牌子书:“乡下柴火烧菜”,略微减速,只见老板娘飞奔而来,挺身拦在车前,热情招呼吃饭,还免费洗车。看看店铺还算干净宽敞,于是下车。结果,点菜时发现鸡和鱼的价格和菜牌不符,问时,答曰给你们的是土鸡和鲜活河鱼。恰此时,又有一辆小车经过,老板娘话未说完,复夺门飞奔而出,不一会,满面笑容的引了几个游客进来,看车牌也是广东的。我们相视苦笑,摇摇头。吃完饭结账,少上俩个菜,理论起来,发现上错给别桌了,那桌客人已经买单走了。老板娘痛心疾首,把个服务员狠狠骂了一通。大伙无奈的笑,开着洗干净的车,回家。依然是星夜兼程,半夜一点左右,平安回到深圳。

此次行程比较紧张,上下山各一天,有些行色匆匆的味道。所以有些东西要回来后反刍一下,再品品味道。

个人感觉,衡山是个比较独特的“岳”。

比方说,东岳泰山是“五岳独尊”,以“尊”字为特点,山势雄伟,一览众山,所以碰到个糊涂又牛逼点的皇帝,往往上山封个禅,自娱自乐一下。西岳华山的定位是“华山天下险”,十分符合大众追求刺激的口味。中岳嵩山的定位是“天下武功出少林”,是一个“武”字,在佛门净地倡导武学,很是符合人性中具有正义感的暴力倾向,按照作家吴思的说法,就是满足了人们潜意识中对“合法伤害能力”的追求,最近也搞的轰轰烈烈。尤其是那个方丈,混迹于达官显贵之间,出世和入世的分寸拿捏的极佳,名利兼收,简直就是少林第七十三绝技。

回过头来,乍一看衡山不怎么的,既不高也不险,景色相比之下也是比较一般。夸口“衡山天下秀”, “秀”字又显得不够大气;说“幽”吧,又比不过四川青城山;号称“寿”岳,却连一座南极仙翁老寿星的庙宇都没有,就只有宋徽宗提了个字。山顶上安个庙,里头供奉的还是火神祝融,和寿一点关系也没有。山上沿途的各寺庙道观,与时俱进,为了迎合香客需求,主管求财送子、平安发达的各路神像都供着,弄得佛不佛、道不道,整座山好像没个主题。

倒是山上森林茂密、满目清幽,山中藏着十大禅寺、数百个道观,应了中国一句老话------“深山藏古寺”。另外,中国古代四大书院,就有两个在衡山,其中包括岳麓书院和石鼓书院。深厚的人文历史积淀,孕育了儒、释两家的领袖人物。比较而言,衡山更像一个文化的载体,承载了厚重的历史,让后人景仰。至于山本身,就见仁见智了。

 

(全文终)

菩萨于四月二十二日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