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老登的家

东西南北中,谁能比老登;暮年闯世界,人生最高峰。

 
 
 

日志

 
 
关于我

自由自在乐天派,快乐生活每一天.平平安安就是福,健健康康就是财.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2009-04-02 09:38: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愿意玩文字概念,也喜欢玄乎,这点在风景名胜的命名上表现得尤为突出;什么“天下第一楼”、“天下第一江山”、“天下第一关”、“天下第一泉”……等等,不胜枚举。

对于流淌在大地上的江河,因地型原因所产生的拐弯,国人亦十分感兴趣,随着近年旅游热的升温,大大小小的江河转弯,都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人们欣赏江河的湾流,其主要原因是俯瞰时那优美弧线所带来的视觉冲击。那么,做为中国第一大河的长江,在中华大地上画了多少个弯,没人能数得清,哪里又是既有看头且又有实际意义的“第一湾”呢?——我觉得非云南丽江石鼓镇的“第一大湾”莫属!

对石鼓镇的“长江第一湾”早有耳闻,05年秋老登们首游云南,便在丽江去中甸的路上驻足张望过,只不过那次被忽悠了,啥都没看到,我在后来的游记中有详细叙述。

这次去丽江,除了看大王兄外,还要照顾第一次来云南的八百里夫妇的需求。临行前,我就跟牤牛商量过,如在丽江停留一个整天,也只能带八百里去看看虎跳峡,我们已经去过二次就没必要了,不如顺路到石鼓镇看看长江第一湾,以弥补上次之遗憾。

牤牛不仅赞同,为此还在网上查了不少有关石鼓镇和第一大湾的资料;然而,这次牤牛终没看到“第一大湾”,延续了遗憾……

我们从元阳出来,到大理再到丽江,一路都是阴天。抵达束河“第一站”那晚,天还下起小雨,虽然喝了不少团聚酒,大家冻得还是围坐在壁炉旁烤火。

谁知第二天一觉醒来,万里无云,高耸的玉龙雪山历历在目。去虎跳峡的路上大王开车,经过拉市海后,开始爬山,214国道车辆很少,山路寂静,两旁是苍翠的青松,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坐在副驾驶位的我,回忆起两次从这条路上走过时的情景……

第一次骗我们看“长江第一湾”的那个景点还在,有不少旅游车停在那里,忽悠还在继续;再前行见一路口,路边指示牌写着左拐去石鼓镇,虎跳峡前行还有30公里,我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坐在后面的金光;金光提议:我们一起去桥头镇陪八百里到虎跳峡,从虎跳峡回来后再一到去石鼓镇。这是唯一可供选择的省时又经济的办法。

到了桥头镇虎跳峡售票处,一打听门票已从40元涨到60元,老登们故伎重演,试图买个半票都进去看看,但好说歹说都没奏效。无奈,只好八百里夫妇买票进去了。我、大王、金光闲着无事,便沿着冲江河(亦称中甸河,沿此河溯流上行可直达中甸)往下走,试图再拍摄一下玉龙、哈巴二座雪山。

昨晚的那场小雨,在5000多米高的山上全化为了积雪,为玉龙主峰凭添了不少白色,在高空风作用下,扇子陡竟拉出了长长的雪烟,形成少见的旗云。我们三人攀到冲江河与金沙江交汇处对面的高坡上,拍了几张玉龙雪山的照片后,却怎么也看不到哈巴雪山主峰,大王不甘心,还要往上走,海拔高的关系,我已经气喘吁吁了;正好看见有两个纳西族妇女从小道上来,便上去询问,她们告诉这里是看不到哈巴雪山的,我们这才向回走。

在抄一条山民踩出的小道往214国道下时,在近国道边处形成一个近50米高、呈差不多90度的陡坡,好在坡上长满了杂草和小树,但挂在胸前的摄像包被刮了一下,我差点滑下崖去,吓出一身冷汗,手脚也变得抖了起来,勉强控制着下到了路上。当时心想,这要是没有平时的锻炼,这条路还真的走不下来。

214国道旁有一家纳西人的饭店,此时已近中午,我们三人便坐在饭店门前的凳子上,嗑着主人送上的瓜子,喝着茶水,等着八百里他们出来。

从饭店向对面的冲江河望去,插着红旗的房子就是桥头镇中学,4年前的秋天,我们就是从那儿开始艰难的虎跳峡徒步,演出了“神农一泡超级矢,三十里外觅回声”(金光诗句)的活剧。

正午阳光照耀下的玉龙群峰,清晰地呈现在眼前,再次让人感到山的雄魄和人的渺小。此时的大王又想到了牤牛,埋着头给他发信息,看着半天没回信,我便用手机直接拨打,牤牛那边关机。

——4年前的那个下午,神农走丢了,大王、牤牛、陈英、我们四人天黑时疲惫不堪地走进中途客栈,点了六个菜,喝了两壶土烧后,就坐在“哈弗唯”(英文我不会打)的屋廊前,望着对面黑黝黝的玉龙群峰,听着下面虎跳峡轰鸣的江水,时间像凝固一样,那晚我们仨都喝高了……

八百里夫妇从虎跳峡出来找到了我们,点了几个菜匆匆吃完后,我们就驱车往石鼓镇赶。

从来时见到岔路进去,沿着金沙江边是条修得很好的路,路旁石碑刻着226省道的字样,开进10公里左右,就看见山坡上石鼓镇那一片密匝匝的黑色屋顶,有点像贵州的西江千户苗寨。

车还没有进镇子,在路边就看到金沙江从北面逶迤向南淌来,在石鼓镇前转了个弯,又向东北折去。前二次来云南都是秋天,经过夏秋雨水的冲刷,江水的含沙量较高,水的颜色是混黄的;春天的金沙江经过一个冬天的沉净,江水碧绿,颇有“春来江水绿如蓝”的味道。

在石鼓镇路口,有辆车停在那儿拍照,我们也停车凑了过去。就见一位当地人,义务为大家讲解,告诉我们后面这座山叫海螺山,金沙江正是受它的阻挡,改变了方向……我问石鼓镇有多少年历史了,他说有八百多年历史,接着如数家珍般向我们讲述,当年诸葛亮“五月渡泸”、七擒孟获就是在这儿过的江,元世祖忽必烈收复云南也是在此过的江,1936年贺龙、任弼时、肖克率红二方面军北上长征渡江的地方……

我们急着到镇子里看,没再继续听他讲下去,便开车进了小镇。镇中临江边处有一挺大的广场,我们把车停在那里,向江边走去。

江边是一个条石砌成的弧型码头,来到岸边,但见江畔垂柳依依,湾中水碧沙白,金沙江像变了脸似的,一改奔腾咆哮的形象,温婉地在面前流过,让人恍如置身于江南水乡。

站在码头可以清楚地看到,从横断山区冲过来的金沙江走了个大V字型,而石鼓码头就处在V字的顶点上。让人费解的是远处流来的江水,到石鼓镇前一下变得滩阔水缓,异常安静,转过弯向玉龙、哈巴奔去时又收束在一起;说是江水受海螺山阻拦,但那个山并不处在江水返折的顶点,而是在石镇东,且那山也不高,好像都不超过300米,这么座小山就能改变这条大江的流向?我有些怀疑。常识告诉我,大江大河在因地型阻挡改变流向是,受江水离心作用的冲刷和淘击,该地势必然形成陡崖或凹陷,这一点我们在乐山大佛前的凌云山,在丹巴县大小金川河与革什扎河汇合处,都有亲身体验。06年我们年去海螺沟,在往磨西镇的路上,大渡河在有弯处,公路下的护堤用巨石修有一米多厚,还是不断出现坍塌。

     可是回身看石鼓镇的房屋,就建在江水带来泥沙冲积成的滩涂上边,金沙江素来以放荡不羁著称,石鼓建镇有几百年历史了,竟无水患之虞,这不能不称之为奇迹。

另外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云南的地势是北高南低,金沙江从北流来,怎么会鬼使神差地在这里又调头向北流去;江水能被石鼓镇这样的小坡挡住了,却在30多公里外生生把那高耸的玉龙、哈巴雪山切开一条缝,然后夺路东奔。

——这就是大自然的奇伟之处,是人类所无法探究和理解的。

在江边拍照时我同金光讨论:这个大湾的意义就在于,从青藏高原发源出来的三条大河,怒江、澜沧江、金沙江在云南北部的横断山并流南下,前两条大河都从云南南部流出境外,唯独金沙江在石鼓镇改变方向奔流东去,也把长江留在了中国。

金光调侃道:你说要是把石鼓镇这儿劈开,把金沙江放出去会是啥样?我说:那简直不能设想。

假如金沙江也像怒江、澜沧江一样从云南流出去,长江沿途那些大的支流,大渡河、岷江、嘉陵江、汉江等还会像现在这样从上海流入太平洋吗?没有任何人能说清楚这个问题。唯一能解释的是,如果那样就不会有现在的长江。

长江沿岸生活着中华民族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没有了这条大江,还会有那些被这条大江穿起来的如群星般的城镇吗?还会有重庆、武汉、南京、上海吗?

起源于黄河流域的中国农耕文明,由于人们对土地开发索取过度,水土流失日趋严重,早就走向式微;从汉末开始人口就向长江流域逐渐转移,西晋的“永嘉之乱”,北宋的“靖康之难”等,在北方游牧民族的迫压驱赶下,黄河流域居民更是大批量的向长江流域迁徙。如果没有长江,还会有这世界上独特的华夏文明的延续、繁荣吗?

万里长江在巫山的西陵峡冲出南津关的束缚后,变得“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杜甫诗句)沃野千里的江汉平原、洞庭湖平原、鄱阳湖平原、太湖平原,养育承载了多少芸芸众生。以单位产量更大的南方水稻为主食,取代产量较小北方谷黍,完成了中国人口数量的大提升,没有长江,还有世界人口之最的中国吗?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对金沙江在石鼓镇改变流向的这一拐弯,给予什么样的评价都不过份。也就从这点来说,这石鼓镇值得一看。

因为第二天起早我们还要往深圳赶,考虑到八百里夫妇来一次丽江不能不去大研镇看看,时间紧迫;我们便匆匆来到镇上找到石鼓厅,那里正在修缮不让游人进,我发现一个缺口,钻了进去,招呼金光和八百里,大家照了几张照片后,便没在石鼓镇继续滞留。

在回丽江的车上,我想到汶川地震时媒体上常出现的“天佑中华”四个字。滔滔金沙江在石鼓镇前的华丽转身,使它没能成为萨尔温江(怒江流经缅甸、印度的名称)或湄公河(澜沧江流经东南亚诸国的名称),这既是天地造化之功,又有谁能否认,这不是更广义的“天佑中华”呢!

 

       

                                                                                                                09、4、2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我们早上去虎跳峡时,在束河镇外拍的油菜花和玉龙雪山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在金沙江边拍远处的哈巴雪山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哈巴雪山主峰,金光、大王要登的就是它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金沙江虎跳峡入口处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玉龙雪山群峰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从横断山流到石鼓镇前的金沙江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春来江水绿如蓝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从石鼓镇流向玉龙、哈巴雪山的金沙江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石鼓镇里的红军长征纪念园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石鼓厅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金沙非画浑如画  石鼓无声胜有声

 

话说长江第一湾      ——雨东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石鼓镇内的石板小巷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