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老登的家

东西南北中,谁能比老登;暮年闯世界,人生最高峰。

 
 
 

日志

 
 
关于我

自由自在乐天派,快乐生活每一天.平平安安就是福,健健康康就是财.

网易考拉推荐

芳草萋萋飞机包  

2009-09-14 16:0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芳草萋萋飞机包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大柳树

8月4日,车队从吉林进入内蒙境内,感觉景色明显不同,绿草如茵,天色碧蓝,路况也好多了。我们走的是302国道,过了乌兰浩特后,改行202省道,路虽然窄了些,但还是很好走的。内蒙的大草原,没有什么高山,大都是些丘陵,缓缓起伏,线条优美,与白云蓝天一起,构成美丽的画图。前方,则是著名的阿尔山,也是那天行程的终点。

车到半途,来到一个叫五岔沟的地段,突然看见公路的右前方,有一连串的水泥工事,已经很残旧,显然是废弃的建筑,坐落在一条丘陵下,周边,芳草萋萋,格外嫩绿,与那些工事的残旧、败落,形成强烈的对比……我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了,喊道:飞机包!

车子停稳后,来到其中一个飞机包前,那里,竖立着一个铁牌牌,上面的文字是:日伪飞机场遗址。其它,再无只言片语,没有介绍是什么机场,建于何年何时,当年有多少飞机,是哪种类型……简单之极。

现在,已经看不出机场的模样了,水泥包包周边,都是草地,如果不仔细看,人们也许会把这些工事当成什么石头堆,忽略而过。其实,这个简单牌子上的文字,并没有说清楚,眼前这些穹形的残破工事,实际上是用来隐藏飞机的,我管它叫“飞机包”。这种东西,我非常熟悉……

我的童年,一部分时间是在黑龙江一个叫东京城的小镇度过的,从山东去到那里后,就读的第一间小学,坐落在机场附近,同学们告诉我,飞机场是日本人修的,解放后成为咱们军队的飞行学校,培养飞行员的。教练机是有两个翅膀的那种,舱里可以坐两个飞行员,这种飞机飞不高,学生上课的时候,从窗户望出去,能够清晰地看见飞行员的帽子和脸。有时甚至可以看得清飞行员的表情。下课后,大家喜欢跑到机场附近看飞机起落,那些飞行员会在天上跟我们挥手,然后夸张地抖抖飞机翅膀,向孩子们打招呼……

因为是教练机练习场,管理的并不严,没有飞机起飞的时候,小学生可以随便走进机场草地上,去找鸟窝,拣鸟蛋,挖一种根茎酸甜,名叫“酸薑”的东西来吃。机场上,散落着很多残旧的水泥包包,那就是当年日本人用来隐藏飞机的机库,同学们把它称为“飞机包”,经常跑到里面玩耍,捉迷藏。飞机包普遍不大,一个包包只能装一架飞机,而且是那种很小很小的飞机,翅膀是帆布的,跟现在我们的教练机差不多……当然,这也是我听居住在附近,上了年纪的老人说的。芳草萋萋飞机包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白狼要塞)

飞机包是孩子们的天堂,玩耍累了,太阳晒了,大家就到里面待着,下雨了,跑进去避雨。里面是水泥地,平整干净,我们在上面摔跤、追逐,女同学则画上方格子,玩一种叫“跳布子”的游戏,这种游戏必须用一条腿,蹦跳着,将地面上小而软的布袋子踢到指定位置。至今,我还能清晰记得其中一个女同学,玩这种游戏时轻盈俊秀的身影……

后来,我进入中学,离开了这所小学,跟机场的距离远了,不大经常去飞机包里玩耍,再后来长大成人,去林场,钻山沟,伐木头……兴趣转移,更少去那边。及至80年代,转身岭南,工作、生活,与东北那个小镇相隔了千万里,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飞机包,它的形状还有与之相伴的游戏,永远储存在童年的记忆里……

没想到,多少年过去,却在内蒙,这个叫五岔沟的地方看见了,不错,就是飞机包,而且形状与规模,跟读书时小学校附近的那种,一模一样。也难怪,都是日本人修的,都是那个年代的工事。我来到其中一个飞机包的跟前,仔细地观察,发现了它建造的秘密。当年日本人先堆起一堆土,把它砸结实,然后在上面浇筑水泥,待水泥完全凝固后,再将里面的泥土掏出……于是,就成为可以隐蔽飞机的穹形机库了。至今,残破的飞机包边上,还有一些这样的土堆,大概是当年没有来得及搞完的半成品。

我大致数了数,总共有10来个这样的飞机包,成一条线状,散落在不高的丘陵下,它们的对面,就是平坦的河谷,一条名叫哈拉哈河的浅浅河水,从这里淙淙流过……  哈拉哈河,现在是中蒙间的界河,全长399公里,我国境内136公里,发源于大兴安岭西侧的摩天岭,经伊尔施注入贝尔湖,然后折返,再次进入我国,流入呼伦湖……因此,哈拉哈河也被当地人称为“爱国河”。哈拉哈河中段有个叫诺门罕的地方,从地图上看,很小一点点,不起眼。但就是在这个地方,1939年5月至9月,日本军队与苏联军队发生了一场战争,这就是世界军事史上著名的“诺门罕战役”,因为战役是在哈拉哈河两岸展开,史上也称“哈拉哈河之战”,在这场战役中,双方参战兵力超过20万,出动了飞机900多架,大炮500多门,数千辆坦克、装甲车等当时最为先进的武器,被称为立体型战争。当时苏联方面的指挥官是朱可夫上将(后来成为苏军元帅),日本方面则是关东军司令植田谦吉大将。这场战争历时135天,最终日本关东军以死伤5万4千人的代价,完败。被日本人称为日本陆军有史以来最为惨烈、最为耻辱的失败……芳草萋萋飞机包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哈拉哈河)

我伫立在哈拉哈河岸边,看见河水安详而又平缓地流淌,阳光下,闪烁着斑斑驳驳、碎银般的亮点,看不出一点当年战争的痕迹。我想,也许这些飞机包里的飞机,都参加了这场战役,其中,肯定损伤了很多本来隐藏在此地的飞机,很多驾驶飞机的日本飞行员,他们的骸骨,就埋葬在河边某个地方的草丛中……

在这个地方照了几张相片后,我们的车子继续沿着哈拉哈河向前,快到阿尔山时,在公路的左前方,哈拉哈河的水畔,又发现了很多跟刚才一样的飞机包,因为远离公路,坐落在农田中,没有任何招牌和文字,我数了数,数量远远超过了刚才那个机场,在绿油油的苞米地中,突兀而孤单地矗立,好像一座座放大了坟墓……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