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老登的家

东西南北中,谁能比老登;暮年闯世界,人生最高峰。

 
 
 

日志

 
 
关于我

自由自在乐天派,快乐生活每一天.平平安安就是福,健健康康就是财.

网易考拉推荐

雨东游记之  

2009-10-09 12:2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 曲 阜 漫 谈 孔 子

                                                                                                  

八月二十二日早,下了一夜的雨虽停了下来,天空中仍飘散着似雨似雾状的东西……

我们从塘沽开车出来,先找到唐塘(唐山-塘沽)高速入口,半个多小时后进入天津外环路,接着由东外环向西南在王官屯处驶入津沧(天津—沧州)高速,然后一路向南,到沧州后走京福(北京—福州)高速,过泊头、德州、济南,中午12点多到了山东泰安。

从车窗望去,巍巍泰山出现在高速公路东的天际线上,在蒙蒙的苍穹中构成一个巨大的黑色剪影——看来我们的运气不佳,这样的天气登泰山,既看不出“造化钟神秀”,更体会不到“一览众山小”。于是我们商定,先去游曲阜,如明天天气有好转,再返回登泰山。

我们在泰安下了高速,为了争取时间没进市区,在泰安南高新区找到一家饺子馆,匆匆吃完后沿104国道继续南行;下午3点多,便远远地看到了曲阜老城青灰色的城墙——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曲阜老城墙)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老城南门)

曲阜建城的历史可上溯五千年——大禹定九州时,曲阜乃徐州辖下;殷商时期,曲阜为古奄国都城;周武王灭商后,实行分封制,将曲阜分封给周公旦,周公旦因需留在京城辅佐武王,便由长子伯禽代封,立国号为鲁;孔子死后二百多年,即公元前249年鲁被楚灭,从西周到春秋战国时期,这个小国在历史上存活了八百多年。

现在的曲阜城墙形成于明代,近年又进行重新修葺;孔庙、孔府加上纪念孔子大弟子颜回的颜庙,几乎占据了老城近半的面积;在我看,曲阜老城的城墙与其说是由它围合成一座城池,莫如说是为了城中的孔庙、孔府等不暴露于野,修了一圈保护性的高墙,其作用相当于北京的皇城。

曲阜城虽不大,但名气甚高;既是儒教的“圣城”,又有“东方耶路撒冷”之称,也是国务院首批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这也是座极富特色的古城——走进曲阜,便被浓郁的儒家文化所包围,不仅街上一些店铺名称取自孔子的言录,我在找住宿时进了几家宾馆,见厅堂墙上挂着的书法作品皆出自《论语》中的章句;可以说它有些附庸风雅,或者说为招揽游客在刻意营造;但是当你游完曲阜后就会感到,当地人的言谈、举止、包括行事,都体现出儒家文化多年浸润的痕迹。

我们在老城南门找到一家名曰“崇圣”的个体旅店住下后,便按照店主人的指示,出店门前行再向右拐,走不远,就看到一片石牌坊与红墙黄瓦相连的建筑群——孔庙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

 

孔庙、孔府、孔林三个景点是联票,票价150元,60岁以上老年人半价;我们购票后前行,首先看到的是孔庙前的四道石牌坊。第一为“金声玉振坊”;坊材为白色间玛瑙红大理石,我看过很多石制牌坊,用这种石材所建还是第一次,可以肯定不是产自山东,当初造这样的牌坊,耗费的银两少不了。因大理石耐腐性差,石坊表面已剥蚀严重;坊门横额题有“金声玉振”四个朱红大字,旁边立的铜牌说明:乃明代书法家胡瓒宗所题。“金声玉振”四个字出自《孟子》"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者金声而玉振之也”。古人称青铜为“金”,奏大乐以敲青铜编钟起,击玉罄结束;此喻孔子之学说从头到尾,囊括一切。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金声玉振坊)

我发现“金声玉振”的“玉”字,一点不是点在“王”字的第二横与第三横之间,而是点在第二横的旁边,觉得好奇;便等导游过来,站在旁边听导游讲道:点在中间,表示孔子崇尚中庸,不偏不倚,恰到好处……原来是玩的书法游戏。

由“金声玉振坊”前行,就是在中国所有孔庙都能见到的“櫺星坊”。櫺星就是“文曲星”,表示孔子乃上天“文曲星”下凡。曲阜孔庙前的“櫺星门”三个大字为乾隆御书;据说这位皇帝曾七拜孔庙,可见汉文化对这位满清帝王的强大吸引力。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櫺星坊)

从“櫺星坊”再往前是“太和元气坊”,过“太和元气坊”是“至圣庙坊”;穿过“至圣庙坊”才是孔庙第一道大门,大门牌匾写有“至圣庙”三个大字,所谓“至圣”,无非说孔子乃最高圣人;此说最早见于司马迁《孔子世家》“自天子王候,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可谓至圣矣!”

孔庙的占地面积14万余平米,它与北京故宫、承德避暑山庄并称中国现存的“三大古建筑群”;论面积它比不上前二者,但论历史,后二者与之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孔子去世后的第二年,鲁哀公便在孔子住过的三间草屋前建庙纪念,后经历代不断扩建,始至今天的规模;其历史已有二千五百年,这在中国现存的庙宇中亦属罕见。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圣时门)

进入孔庙大门,首先看到的是“先师手植桧“;旁边立的牌子说明:此树乃孔子亲手所植,原树已不在,现在这棵树是由原树生发而来;同样还是古人喜欢玩的写字游戏,“手植桧”的“植”字多出一竖,按照“竖”“树”同音,表示“先师所树“之意。

从“圣时门”前行,是长长的庭道,两边都是千年以上的古柏,遒劲苍翠,肃穆庄严……过了“弘道门”、“大中门”、“奎文阁”,才正式进入孔庙建筑的核心部分,拾阶而上进入“大成门”。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大成门”两侧的青灰色大理石柱,雕镂着上下翻飞的云龙,活灵活现,大有呼之欲出之势;跨进“大成门” 就是“十三碑亭”。十三座外墙墩厚琉璃檐梁高耸的亭子里,树立着金、明、清各朝代十三位皇帝拜谒孔庙时的祭文石碑。我过去看了几处,皆为龟驭立石造型,其形制之高大,只有武当山的御制石碑能与之相比,而且石料各有不同,显然是取自全国各地,在当时条件下运输如此巨大的石材,所耗费的人力与物力,可想而知。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明成化碑)

由“大成门”往前行就是当年孔子讲学的“杏坛”,传说当时坛子周围遍植杏树,故而得名。现在坛上有一亭,为金代所建;亭中立有金朝文人党怀英纂书的“杏坛”二字石碑,石碑保存完好,据导游讲:文革时红卫兵因党怀英姓“党”,才没敢碰这块碑,而“杏坛碑”后的乾隆皇帝御书的“杏坛赞碑”,被砸为两截,现在看到的是后粘接上的。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杏坛)

过了“杏坛”,便是孔庙的主体建筑“大成殿”。“大成”二字同样出自《孟子》的“孔子之谓集大成”句;由此,中国的孔庙供奉孔子的殿宇通称为“大成殿”,表示孔子乃集古圣贤之大成者。此殿始建于北宋天禧二年(公元1018年),现在看到的建筑为清雍正年所建,整个大殿重檐九脊、高耸巍峨、雕梁画栋;它与北京故宫太和殿、泰安岱庙天贶殿并称为“东方三大殿”。可能出于保护的需要,大殿已不准普通游客进入,从殿正门向内看去,端坐在正中龛位上的孔子头戴玉冕、身著王服、手执圭板,已不是我们所常见的唐代吴道子所绘“布衣先师”形象,俨然如帝王般,完全被神化了的孔子。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大成殿)

后来我才发现,不单是孔子的形象被神化、帝王化;第二天我们去邹城的孟子故里参观,孟庙中的“亚圣”形象如出一辙。其实,文革中被捣毁的大成殿孔子塑像仍是束发布衣,可见现供奉的孔子塑像为近年所立,不知是出自哪位“大师”的构想?在此借用宋丹丹小品中的话调侃一下:真是“太有才”啦!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高坐在龛位上的孔子)

从大成殿后行又是座重檐式大殿,是供奉孔子夫人亓官氏的寝殿,也不让游人进入;殿四周回廊的石柱浅雕着凤凰牡丹图,刀法细腻精湛;我拍了两张照片后来到孔庙中轴线上的最后建筑——“圣迹殿”;殿四周墙壁上嵌满了根据孔子生平事迹石刻的《圣迹图》,因天色近晚、殿内昏暗,看不清石刻壁画,只好转一圈就出来了。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亓官氏殿)

孔庙另一处值得看的是位于孔子家庙前院的“鲁壁”;实际上是一块宽近一米、高二米多的青砖墙,据说是孔子第九代孙孔鲋家墙壁的残址;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实行“焚书坑儒”政策,大肆收抄天下典籍,孔鲋为躲避此祸,便把家中墙壁砌空,将孔子编撰的书籍藏进去;直到秦灭汉立,汉景帝下诏收集文献书籍,孔家后人才把墙壁打开,使得孔子文脉得以继承。不过在我看那块残壁,纯系后人所修,至于“鲁壁藏书”的可信度,我心存疑虑。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从孔庙出来,虽匆匆一游,还是感受颇多:做为一处祭祀个人的家庙,且完全是皇家的制式和格局,在中国尚找不出第二处;孔庙规模之宏大、构制之瑰丽、用料之考究,同样令人叹为观止;由于孔子二千多年在中国受崇不倒的原因,孔庙的建筑、树木、文物保存之完好,除北京的明清宫庭建筑外,亦无出其右;孔子由一个“贫且贱”的教书先生被捧到这样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是“尊孔”还是“扭孔”?只能是见仁见智了。

联想当年孔子周游至郑国,有郑人形容孔子“累累若丧家之狗”,孔子得知后自嘲道:“然哉!然哉!”——与现在高供在庙堂之上的“万世师表”比,不知这位老先生在天有灵,会做何感受?

 

逛完孔庙已近下午五点了,我们看天色还早,一行人又匆匆走进与孔庙一墙之隔的孔府参观。

孔府占地240余亩,建有房屋厅堂463间,简介上说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地主庄园,为住宅、官衙、家庙三位一体的古代建筑,孔子后人即历代“衍圣公”的家眷及亲属均住于此。孔府的建筑,与孔庙不同的是呈灰墙灰瓦,庭院深深,与山西的晋商大院大同小异。孔府前院建筑为衙堂式,这与孔府当年所充当的官府角色有关,因为历代“衍圣公”又是曲阜的最高行政长官。进入孔府内的一堂,就有官轿、堂鼓、官案等摆在堂上,“回避、肃静”等大牌列在两旁……好一副官衙气派。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孔府大堂)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孔府正门)

孔府二堂像是议事的地方,有石刻的“官训”嵌在后墙上。过了二堂就是孔家后人的居院,只觉壁垒森严,院墙高耸,人行在巷间逼仄的通道中,犹入迷宫中,有种强烈的压抑感;当时私下想:“孔圣人”的后代长期生活在这里,会不会产生心理变态?院落中过去主人居住的屋室门都关着,游人只能隔窗观望。只记得第七十七代“衍圣公”孔德成的屋内有蒋介石送的衣柜、司徒雷登送的美式沙发等……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衍圣公故居)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庭院深深)

孔府的后院是一处花园,我觉得比故宫的后花园的面积还大;院内遍植奇石异木,还建有一荷花塘,荷叶硕大,惹人喜爱。园中有一太湖石垒成的假山,上建有亭榭,时间的关系也没走上去看看。

花院内还有一景曰“五柏抱槐”,有棵古柏在它的五棵主干中间生出一棵槐树,且柏、槐皆长的青翠茂盛,令人称奇。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五柏抱槐)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后花园假山)

值得一提的是,在孔府中有展室详细列出孔子的族谱,孔姓的家谱之清晰有序可谓国人皆知,出于兴趣我凑过去详细看了看:原来孔子的先祖竟是轩辕黄帝,由黄帝推衍到商王成汤、武丁,最后到孔子的曾祖父孔防叔、父亲叔粱纥……

不知这个族谱是什么时候制得。孔子虽倡导礼制,但鄙视攀附权贵,他从未没说过自己是黄帝或商汤的后人,果真如此,司马迁等早应指出;后来的人搞这个东西,无非想强调孔子乃“圣人血统”。我觉得这种做法如同将其供奉在巍峨殿堂之上一样,其作用只能降低孔子在人们心中“布衣先贤”的形象。包括现在有些人搞的“攀龙附凤”式的认祖——牵强地把自己的远祖与某帝王、贵胄捏在一起,以示“天生龙种,血统高贵”,究其实质是封建意识做崇,无非是寻求续做“人上人”之妄梦。          

 

八月二十三日早,我们开车出曲阜城北门,去孔林参观。孔林的神道前建有“万古长春坊”,材质为白粉色大理石,呈五门歇山式,该坊虽无五台山龙泉寺石坊构造之繁复,但风格之古朴、气势之宏大,为我见过牌坊之最。牌坊的两侧建有高大的碑亭,我到其中一亭看了看,高耸的龟背石上书有“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神道”十个红字,为明万历二十二年所立。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从“万古长春坊”往前,是一段长长的神道,古柏夹道,直至孔林大门。

鲁哀公十六年(公元前479年)孔子卒,享年七十三岁。据传孔子生前交待过,他死后要同儿子孔鲤葬在一起(孔子69岁时孔鲤过世),该墓地是孔子亲自选定的,位于曲阜城北的泗水河畔,风水极佳。孔子去世后,其弟子“以四方奇木来植,故多异林”,是为“孔林”。

孔林又称“至圣林”,乃孔子及后人的专用墓地,占地三千多亩,比两个曲阜老城还大,其外围的垣墙长十余里,其面积之大、历史之久,为世界私家墓园之最。那天我们在园中转了一圈,用了差不多一上午的时间。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孔林正门)

 从“至圣林”牌楼继续前行,穿过“至圣林”大门便进入了墓园;园内柏桧参天,清幽静谧;我们按照游览指示向左,见到一石牌坊,上书“洙水桥”三字;我蓦地想起,今春游云南时,在建水文庙牌坊大门牌额上书有“洙泗渊源”四字,我当时琢磨半天也没弄明白,到了曲阜,方知晓“洙”“泗”二字与孔子的关系。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过“洙水桥”,行道边便有几尊用铁栏杆围着的石兽、石人像,再前行便是一处红墙围着的院落。跨进院落第一道大门,首先看到的是“子贡手植楷碑”;该碑所书“植”字的“直”少写一横,有旅游团导游讲:表示孔子过世时,子贡未在身旁,说明弟子独缺一人;此碑亦称“流泪碑”,每年孔子的祭日,石碑表面挂满了水珠,且屡拭屡出,像是伤心的子贡还在流泪……

碑的后面就是那棵“手植楷”, 导游说孔子去世时,子贡正在南方经商,当子贡得知消息赶回来,孔子早已入葬;子贡手执哭丧棒跪在先师的坟前流泪不止,上天感其心诚,泪水浸泡后的哭丧棒竟长成一棵树;后来这棵楷树在清康熙年间遇雷劈焚毁,现在人们看到的只是一段焦黑的木头圪瘩,上建有一小砖塔护着。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导游所讲这些,很多都是杜撰的。其实孔子去世时,子贡就在身边,司马迁在《孔子世家》中有详细记述:子路死在卫国的消息传来,孔子大病;子贡前来探望,孔子对子贡说:“赐(子贡姓端木,名赐,字子贡),汝来何其晚也?”继而叹曰:“太山(即泰山)坏乎!粱柱摧乎!哲人萎乎!”因以泣下……后七日卒。这说明孔子在子贡看望的第七天就过世了,何来子贡奔丧之说?

从“子贡手植楷”院落再跨进一道院门,便是葬有孔子三代人的“携子抱孙”墓地。由东向西,首先看到的是孔子之孙孔彶的墓,墓前迎面的石碑刻有“沂国述圣公墓”,在大墓碑后还立有一块小石碑,用篆书刻着“三世祖墓”,估计为孔家后人所立。孔彶字子思,所著《中庸》,与《论语》《孟子》《大学》并称“四书”,因该书主要是对孔子思想的阐发和解说,故称之为“述圣公”。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孔彶墓西是孔子儿子孔鲤的墓。传说孔鲤出生时,鲁昭公曾遣人送鲤鱼祝贺,孔子便将其取名鲤,字伯鱼。孔鲤为孔子的独子,一生无建树,先于孔子故去;后来宋徽宗封他为“泗水候”。墓前的石碑书有“泗水候墓”四字,石碑后立有篆书“二世祖墓”小碑一块。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孔鲤墓西是孔子墓。墓前石碑上书“大成至圣文宣王墓”篆刻镏金大字,为明代黄养正书写。石碑前建有一道青砖砌花棂矮墙,墙的上沿正好将“文宣王”拉长的“王”字下面一横挡住,让人看到的是“大成至圣文宣干”七个字——为什么要这样处理?这里有段典故。

传说康熙当年来孔林祭拜孔子,当这位皇帝来到孔子墓前准备跪拜时,见墓碑上写有“大成至圣文宣王墓”字样,便站在那里不动,随行的文武百官都愣住了——此时,负责引导讲解的孔子第六十四代孙孔尚任恍然大悟:皇帝贵为天子,只拜师不拜王的;于是叫人拿来一匹黄缎,将石碑上“文宣王”三字遮住,写上“先师”二字;康熙这才跪下叩拜……

现在旅游景点的导游和讲解员,为增加所谓故事性,不顾史实,随意制造噱头,以至于约定俗成地误导游客。孔子墓前石碑“王”字的写法与矮墙的配合,恰好说明黄养正当时在书写碑文时就有意为之,而黄养正生活在明正统年间,即明英宗时代,比康熙至少要早二百多年,不要说康熙,就是他的爷爷还没出生,此事与康熙有何干系?大概是受现在电视中清宫剧的影响,觉得拿玄烨和弘历来“戏说”更时髦吧。其实谁心里都明白:孔子名高,高不过皇帝;在“朕即天下”的皇帝面前,说白了你不过就是个“教书匠”而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的王者只有一个,你算老几?所以,孔子墓碑把“王”字一竖拉长,用砖墙遮住,不过是上演一出“避帝王讳”的把戏而已。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孔子墓地西边,现建有一砖石结构的小屋,题为“子贡庐墓处”,孔子去世后弟子们相继为其守灵,三年后众人各奔东西,唯子贡一人在老师的墓前搭一处草屋,又守了三年。这在《史记》中有记载,且司马迁曾亲自到曲阜孔庙了解过,以司马迁生活的年代和其记事严谨的态度,这是可信的。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

我们从孔子三代人合葬墓地出来,沿着石板砌成的院道向西行,只见柏桧林中墓冢簇簇,来自全国各地的、乃至世界各地的孔姓都有;只不过是墓碑的大小和冢堆的制式,昭示着墓主人生前地位之显赫与卑微;人们不过是把阳世间的差异和不平等,在进入阴间后做了最后一次诠释。

我们又先后看了据说是乾隆女儿墓的于氏坊,《桃花扇》作者孔尚任墓,(孔尚任墓冢之简陋,出乎我的预料)孔子第七十六代孙孔令贻墓……从孔林逛出来,时间已近中午;看看天气与昨日无异,仍然是雾气蒙蒙,登泰山已经不可能。于是,我们驱车穿过曲阜,南行去到邹城的孟子故里,参观了“亚圣庙”和孟子故居。

2009年10月9日 - 东北老登的家 - 东北老登的家(孔尚任墓)

 

自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起,儒家思想做为中国社会的“正统思想”,在二千多年的历史进程中无人撼动,包括期间蒙、满二个少数民族的先后入主。可是,时光进入十九世纪中叶,随着西方列强的入侵和中国社会动荡加剧,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传统文化的地位发生了骤然变化——

先是那场席卷南方诸省的太平天国运动,对千年来构筑的儒家文化进行了毁灭性的扫荡。那位自称“上帝的儿子,耶稣弟兄”的洪秀全曾下令:凡孔孟诸子百家属妖书邪说尽行焚除,对妖书如有敢念诵教习者,一概皆斩!太平军所到之处,孔庙及孔孟塑像俱被捣毁,“四书五经”皆予焚烧。曾国藩、李鸿章正是利用了太平军这种“逆行”,将维护儒教的乡绅、举人等迅速扩入湘军和淮军,结果证明:洪秀全所移植来的、变了味的基督文化还是水土不服,在根深蒂固的儒家文化面前不堪一击,最终表现在以文化支撑的军事较量上的惨败。幸运的是当时太平军波及的范围基本在长江以南,如进入到山东,现在的孔庙、孔府、孔林是个什么样子就难说了。

如果说太平天国对儒家文化的冲击,带来仅是外部的“硬伤”;从魏源开始,中国知识分子面对中西文化比较后,开始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集体性的动摇和疏离。表现在政治层面上,从洋务运动时的“体”、“用”之争,到后来“共和”与“立宪”的较量,都充分说明了这点。

到了“五四运动”前后,则从思想文化上“进行彻底的反传统”;不论是接受些“欧风美雨”的知识分子,还是受其影响的读书人,把中国“积贫积弱”的原因由制度推演到孔子身上,提出要“打倒孔家店”;在他们看来,孔孟之道与西方民主思想格格不入,程朱理学是“自由、平等、博爱”的天敌,于是当时有《娜拉出走》一剧,红极一时。

他们认为,要建设新思想、新道德、新中国,就要同旧思想、旧道德、旧中国彻底决裂、彻底告别。他们没有意识到文化所具有的传承性与不可分割性,这种“狂飚突进式的”全面的反传统,只能带来思想的泛浮和混乱;他们可能不知道,中国国力的落后从来与文化的关系不大,康熙、乾隆对孔孟之道推崇备至,康乾盛世时的中国,按《中国科技史》作者李约瑟博士的估算,每年世界财富的近一半为中国所创造,更不要说在儒教同样盛行时的“贞观开元”时期。

由此可见,将中国的贫弱归罪于孔夫子,实在是冤屈了这位先知。我们现在回看中国的历史,只要有一段时期社会相对稳定,财富就会积聚性地增长,原因无别,主要是中国人民太勤劳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找不出哪个民族像中华民族这样,索取的甚少,创造的甚多。

 

像我这样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出生的人,最初对孔子的认识,仅限于中学历史书上的那一页介绍,只知道他是春秋战国时期一位思想家、教育家,推行过平民教育,思想上维护封建奴隶制。我的父母都是教师,在我的记忆中,家中藏书中没有一本是“子曰诗云”的;可见,孔子当时就已淡出了国人的视线。

谁知,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这位已经被人们几乎遗忘了的孔老夫子,又再一次被“隆重推出”,并在全国开展了一场对其自上而下、轰轰烈烈的批判——就是那场时人皆知的“批林批孔运动”。

记得当时我正在读初中二年,七一年底按照毛主席“学生要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要学工、学农、学军,还要批判资产阶级”的指示,我们正在长春市的总后勤部所属三五零四工厂参加学工劳动,那是一家军用被服工厂;我们每天也同工人一样,胳膊上戴着个套袖、挟着饭盒,出示门牌后早早进入工厂。我劳动的那个车间,主要是生产东北人称为“白花旗”布做的军用衬衣,还有草绿色的确良军装;整个生产是流水线做业,上趟厕所都要举手请假。每天下班后,全车间的工人连同我们这些学生有一二百人,就围坐在车间当中的过道上,学习传达“批林”有关文件。先是庐山会议斗争经过,还有毛主席《我的一点意见》,老人家南巡时提出的“三要三不要”;后来就是关于《五七一工程纪要》,讲林立国等人像制造“皇姑屯事件”一样,怎样预谋炸毛主席乘坐的火车……等。我们不但听的认真,记的也很仔细,因为人人要发言,还要交批判稿。

四十多天的学工劳动结束后,就是北方学校近两个月的寒假。再开学上课,“批林”又增添了新的内容“批孔”。后来人可能觉得奇怪:林彪乃一介武夫,怎么会风马牛地与二千多年前的孔子扯到了一起?

事因随着“批林”运动的深入,中央专案组发现了林彪有“书赠爱妻叶群”的条幅,写着“悠悠万事,唯此唯大,克己复礼”;在查出的林彪日记写有“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小不忍则乱大谋”等孔子的言录。于是乎,记不得是从哪天开始,全国的报刊、广播铺天盖地都是“批林批孔”的文章和声音。

最著名的有“粱效”、“池恒”、“罗思鼎”等,连篇累牍在《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发表文章,当时亦有“小报抄大报,大报看粱效”一说。我现在还记得,有一天我在邻居曲大爷家玩,那老头听说小时候就学练拳脚,还参加过义和团;当收音机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那位著名的男播音员正在抑扬顿挫地宣读着“批孔”文章,曲老头飘胸的长髯颤抖着、用惊恐又不解的目光看着我说:“这是怎么啦?连孔圣人都不要了……”他哪里知道,几年前孔圣人的坟墓都被掘了个底朝天。

我的班主任是教语文的,也是学校“批林批孔”领导小组成员,记得我们当时人手一本白皮黑字十六开的《林彪与孔孟之道》资料汇编,除政治课、语文课学习外,每周还有二个下午专门的学习批判。

从那时我才知道:孔子出生在二千多年前的山东曲阜,姓孔名丘,字仲尼,因在家中排行老二,又称孔老二;又因脑形长得不正,人送绰号“孔二扁头”;此人竭力鼓吹“克己复礼”,专开历史倒车,妄图复辟奴隶制度;此人宣扬“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恶毒污蔑劳动人民,说什么“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此人站在剥削阶级的立场上,宣扬“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此人歧视妇女,说什么“唯小人与女子最为难养也”;此人鄙视劳动,“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此人还是个刽子手,当鲁国司寇时残忍地杀害了法家的改革派人物少正卯……

当时为了批倒批臭“孔老二”,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不仅说他是“丧家之狗”,还说他是他父亲与丫鬟“野合”所生;漫画、连环画张贴和散发得到处都是,从城市到乡村,由脑力劳动者到体力劳动者,人人口诛,个个笔伐;过去“斯文在兹”的孔子,成了众人唾弃的反动派,在中国遇到自他去世后二千多年来最为彻底地批判与清算。

 后来,由“批孔”又演伸到研究“儒法斗争”;我们那个年龄,就像看电影要分出“好夥的”和“坏夥的”一样,生怕弄错了出立场问题,可要把诸子百家分出个好赖还真不是件容易事,记得当时有个图表,法家人物有谁,儒家是哪几位,我还颇费力的背记过。

再后来,批判的矛头又转向《水浒传》中宋江的投降主义;那时,我已经响应“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知识青年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号召,成为知青中的一员。

 

“批林批孔”到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近年来,一股“国学”热在中华大地悄然兴起,从曲阜每年越办越隆重的祭孔活动,到各地孔子学院孩子们的古装打扮,孔子又从幕后被推到前台。

舆论宣传也不遗余力地配合造势,例如把曲阜说成“东方的耶路撒冷”,把孔子说成是与耶稣并列的东西方两大文化巨人……

其实孔子就是孔子,包括遍布中国各地的孔庙,这是中国独有的文化现象,没有必要和西方的哪个人相比,动不动就拿西方人说事,这是国人百多年来自我迷失的典型表现;儒家学说也不是宗教,它讲的是实实在在“经世致用”的道理。对孔子的过分吹捧和神化,同对儒学的全盘否定一样,都是错误的。

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孔子及儒家思想是否仅适合于封建社会,在现代社会还有没有意义?如何让人们了解并还原一个真实的孔子?怎样才能继承发扬儒家思想有益的东西?这是发扬“国学”也好,光大儒家思想也好,需要认真思考解决的问题。

孔子一生“述而不作”,他没有把自己的思想系统记述下来。感谢孔子的弟子们为我们留下《论语》一书!更敬佩孔子弟子们真实地记述了他们老师的行为和言论!使我们今天能看到一个活脱真实的、性格复杂的、不是被后代帝王供奉在庙堂之上的孔子。

《论语》是部奇书,它没有什么玄奥神秘的文字,说它博大精深、微言大义,是它所体现出的孔子对社会和谐秩序和人性、人格自我完善的不懈追求,也是自文明出现以来人类所共同求索的目标,而对这二大目标的探求将贯穿人类历史的整个进程。

 

放到华夏文明史的长河中来看孔子,没有那个人能像他那样出身贫贱、终生不得志,死后却被奉为“至圣”、捧到了天上;纵观孔子生前身后事,以及他所开创的儒家文化对东方人思维和行为方式的影响,亦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是构成中华文化的“基因”,它已经渗透到我们的骨髓里、血液中,影响着我们性格的形成,决定着我们的思想和行动。而“基因”的形成、排列是长期演进的结果,在“技术”和“条件”不容许情况下,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否则,轻者病,重者亡,这是常识。

 凡到孔庙参观的人,导游都要带着到五百多年前明宪宗亲自撰题的“成化碑”前讲读一番,当导游读到:“孔子之道,天下一日不可无焉。有孔子之道,则纲常正伦理明,万物各得其所矣。不然,则异端横起,邪说纷作。是以生民之休戚系焉,国家之乱治关焉……”

我听到后,感到那字字句句如重锤叩心;遂仰读再三,久久不愿离去……

 

人,说白了就是个动物。当人这种动物如蚂蚁般布满这个星球时,人的内心、人和人之间、群体和群体间,没有一种大家共同认知的东西,即孔子所说“道”的约束,其结果不堪设想。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韦伯借用“奇理斯玛权威”一词,论证了一个社会主体思想意识对该社会稳定的极端重要性。

同样,一个社会如果“奇理斯玛权威”缺失,拜金主义盛行,则必然是人人相食的社会,人们精神空泛所带来的危机,亦必然造成整个民族的危机。

南宋大理学家朱熹在完成《论语集注》后,喟然叹道:“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当孔子及其所倡导的儒家精神离我们这个民族渐行渐远,当大家仅以占有社会财富多寡来判断衡量一个人的时候,当像周杰伦之流受到人们山呼般的追捧时……试问:我们这个民族是否还需要那洞穿心灵的思想之光照耀?

——我是盼着那思想之光的出现,遗憾的是到现在还没能看到……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