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北老登的家

东西南北中,谁能比老登;暮年闯世界,人生最高峰。

 
 
 

日志

 
 
关于我

自由自在乐天派,快乐生活每一天.平平安安就是福,健健康康就是财.

网易考拉推荐

2011年06月22日  

2011-06-22 15:5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搞搞震 

今天台风夹雨,不能应约爬山,就闲在家里摆弄起电脑来。不经意间突然发现偶多年前写给“丛林穿行者”的一篇作业,心血来潮就把它贴了上来。原想做一些修改,尽量掩饰一下低水平,不致于看出太多的文字措辞上错误。但一来怕动脑筋,想要擦拭锈迹可得历经辛苦的,作罢吧;二来想原本就这样,遮掩啥,满脸的麻子,丑就丑呗,丢人现眼的也不是第一遭,怕啥,“我是流氓我怕谁”。上,敝帚自珍也好,斗胆做作也罢,就这样上了。 

我知我虚,心里没有料子,写出来的东西肯定是虚而无物,奈何?无他,欢迎拍砖。

         无题

 

                       连南大山--大粟地顶之行

 

    纵使不是自我菲薄,我仍然知道一个二十年来都没有拿过笔杆子的昏沌老

野,究竟能够写些什么出来,况且原本就是倒吊起来也滴不出一点水来的。但

是,木芙蓉说的颇为在理:写不写是态度问题,写得好不好是水平问题。也真

不是“上纲上线”。好言相告,岂能不“从善如流”?!抵赖是没有出路的了。

更因为内心深处认同“丛林穿行者”,又只在参加“排牙山之行”活动后,领

队竟破例批准加入穿越“千米山”之旅,不能不说有“知遇之恩”,同行中就

有人对这打破“潜规则”的做法表示惊讶呢。因此,知恩图报也好,按章办事亦罢

,就是不想被踢出局。既当学生,缴交作业理所当然。终于要搜索枯肠一番,做

出作业,知道很有些酸味,恐不免倒胃,唯愿看官不要作呕。幸甚!

 

    已近深夜三点了,车子还在碎石泥沙铺就的村道公路上吱吱喳喳颠簸中摇晃

着行进。连续驾驶了七个多小时的司机,想必是借助最好的香烟也无法驱散悄然

袭上来的一阵强以一阵的困囤。为安全计,下车露营自然是领队最明智的决定。

    钻进睡袋,趟在山边上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幢被废弃了的二层楼房屋

子里水泥地板上,不知为何,竟了无睡意,居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慢慢地从

身体里舒展开来,心中油然涌起一阵特别的惬意,有些兴奋有些平静,又有些激

动又很是舒心。透过已没有了窗框户页的窗户,看着深沉的苍穹,一弯弦月高

掛在西边的天边上,繁星闪烁;夜已阑,悄无声,不尽的思绪在万籁俱寂的大山

荒野中,穿过关山,跨越时空,飞回到原来生我养我的乡下山村。倾刻间,孩提

时,少年期,青葱岁月里的许多情景就重新展现开来、、、、、、那年月,物质

相对匮乏,但生活仍让人们享受着朴实的幸福。乡下山里的人,一年又一年地重

复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只懂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断然没有更多的欲念与奢

求,日子倒也过得平常、平凡、平静、平顺又平和。“不识愁滋味”的少年如我

更是愚钝顽劣般与伙伴们,整日玩在山中,野陌成趣,不亦乐乎、、、、、、到

如今,身处喧嚣都市,浸淫在物欲至尚的海洋中,原来铬印着原始印记的那种幸

福感在现代社会大潮的冲刷下,已经荡然无存。躯壳总是在日复一日地穿行于大

街小巷与高楼大厦的灯红酒绿浮华虚荣里;抑或在生活桎梏的压迫下,正不知有

无穷期地苦苦在高谈什么海阔天空的陕隘生存空间里奋力撕搏,极度挣扎,无情

竟争,可是灵魂的精神家园正无处寻觅能够寄托的“桃花源”、、、、、、呵,

就在今夜,就在现在,突然有了悟性与感知,仿佛给垂垂老己的微弱心跳中注入

青春的律动因子。在静听山野的呼吸中,沐浴着与城市迥异的带着树木泥草芬芳

的空气里,尽情地享受大山特有的静谧与详和,全然地独品着无以言状的陶醉。

-------这应是大山的呼唤,这就是自然的魅力,给于我如此美妙的夜晚。此时此

刻在感谢大山的同时,更加感谢驴友们,因为有缘又有幸能够与“丛林穿行者”

的大家一道,置身于大山深处,得以重温逝去的青春年少的梦,抛开烦忧,融进

自然,感怀浪漫,拥抱青山,收拾久违了的儿时幸福,敢不激动?理应无眠。

 

 

   连南位于广东的西北部,1000米的山峰有161座,其最高峰为海拔1659

米的大雾山,与我们这次要登越的1611米的大山和1381米的大粟地顶山,

同属金坑镇辖区内。从地图上看,三山成鼎立之势,又互为呼应。这里峰峦迭嶂,

山势陡峭,植被原生,也可谓山清水秀,景色壮美。“千米山”活动将其纳入其

中,实是顺理成章。更有“五一”期间曾经饱览过大雾山的驴友们,见有此一行,

竟然惟恐人后竟相加入,好在召集人早有先见之明,贴中标明“某某某某某可以优

先报名”,才免却了更多旁落的驴们和唏嘘。

   

 

   真应感叹大自然的浩翰恢宏,鬼爷神工,而又神奇莫测。当我还沉浸在

攀登的艰辛中,苦思这山非那山,始终不得其解-----穿越过为何会依山势而生长

着齐嚓嚓的界线分明的一大片杉树林、一大片叫不出名字的乔木槿林、一大片金竹

子林、和一大片足有二三米高的掛满花絮的芒梗(不是芦苇)丛时,不知不觉大山

峰顶已经踩在足下。还没来得及亲吻脚下的山地,挥却满头的汗珠,气喘嘘嘘地举

头一望,我被眼前的景色征服了。满目风光扑面来:层层迭迭,群峰林立,形状各

异,色彩瑰丽;莽莽苍苍,磅磅礴礴,洋洋山海碧连天。“嗯,那里好象是鸡嵫山

,是吗?象吧?”,“对,对,是鸡嵫山,真象。”呵,鸡嵫山,我知道了,那就是江

华,那就是湖南,那就是九嶷山。眼前更加为之一亮,心潮因之更加激荡。斑竹泪

,舜帝陵,娥皇、女英最有情。“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的浪漫诗句

不经意间跃出脑际冲口而出,“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伟人情怀在心中

澎湃,“举手摘星还”的伟人形象就在这刹那间真切鲜明地定格在我大脑的最深处

。“你看,那是大雾山,那是大粟地顶山,好壮观呀”。是的,大美了,美得使人

似乎有些忘乎所以而又想象无穷:自东向南,山山连接,峰峦起伏,层林叠翠,逶

逶迤迤。西射的阳光洒满在蜿蜿蜒蜒的山脊上,就象一条闪耀着金光的缎带。不,

不是缎带,这分明是一条巨大的金龙,正在昂首挺胸腾空而起,直冲天宇。其气浩

浩,其势荡荡。

 

 

   说什么“一览众山小”,道什么“风光无限好”,请“借我一双慧眼吧”,授

我一支如椽大笔,或许可以笔下生花般写出山山水水景致于万一。可惜我没有,可

我不能。然而,风景更多的是在你我心中!那么,就让我们一同向往大山,追求大

山,景仰大山,崇敬大山吧。在亲近大山,拥抱大山的艰辛与愉悦中,有所超脱与

释然,有所觉悟与升华。我期待着与穿行者们更多地走向大山,去叩谢大山,领悟

人生。

                                                                                                                          虻牛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